为了看阳光,我来到这世上。

看看吧。这儿。

。。脑洞。
论。。大家都成了木雕。


很多年以后,魏无羡首先醒了。这闹腾一醒,先用余光瞅瞅旁近的蓝忘机。蓝忘机还处于木雕状态,眼神温和。一派君子之风。
魏无羡目光登时变得柔软许多。无奈木雕不能转头,他只得一直用余光瞟他家蓝二,眼睛都快看歪了。
好巧此时放木雕的厅里来了两个参拜者。这两位参拜者是何人呢,原来是两个十二三岁的小秀才。两个小孩子扎着书生髻一路吵着嘴进来。本是来许愿及第,进来便看着一个斜眼歪嘴的木雕,不禁指着便笑。
魏无羡自是恼羞。不过脑筋一转,待问得这两个小朋友所为何事后,恶劣心思就起来了。他眼珠向左一指江澄。
“两位小公子,不瞒你说,你辈才高八斗,却一再不能及第,确实因那木雕。”
“公子此话从何说来?”
“皆是因那木雕尺寸不对,那物什做的太小。挡了你辈及第之路。加大些即可。”
“我道是那般,原来如此。我们这就去做。”
两个小秀才蹦蹦跳跳,去撩江宗主的衣摆。
江宗主没醒,旁边的晓星尘却是醒了。看见两小书生在掀江澄石榴裙,晓星星颇为不忍。
“两位小公子可且暂停,听在下一言?”
“你说。”
“万万不可继续如此动作...”
“那红衣带萧的哥哥说此人挡了我们及第之路...”两个小书生和盘托出。
晓星尘知是江澄被人阴了,心下好气又好笑。你俩学艺不精考不中,却关他那物何事?却看江宗主大腿都快露出来了,急忙张口止住那两人。
“两位小公子暂时停下,我这有些糖果,小公子暂且收下,然后回去告那公子,...可否另行他法。”
两个小书生乐颠颠收了糖,又跑回魏无羡那去了。
晓星尘安心的回复木雕状态。
魏无羡正斜眼呢,不料又给小书生打断。小书生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清了事儿。
魏无羡道:“别慌,事情不大。我还有一法,那白衣道长旁边有一公子。此人颇坏,你且拿这糖果去塞他鼻孔。及第之路自然通畅。”
小书生又去了。
待到糖果塞进鼻孔,晓星尘旁边的那公子打个喷嚏,醒了。那人是谁呢,自然是薛洋。薛洋方才正于梦中和小道长天天。却给吵醒,又遭此横祸,必要弄个所以然。当小书生道出那红衣吹箫公子时,薛洋心下一片明了。又是那魏婴,啧啧。许久未见可真是皮的很。
“两位听我一言。那红衣的不是什么公子,乃狡诈狐狸一只。你俩且去牵条狗到他面前。那畜生,哼,自可现形。”
...太平盛世岂有狐妖?不知两小书生信了没有。
反正狗是出现在了魏婴身前。
“。。啊??啊啊啊啊!!?”

。。我这人心思为什么那么坏!(bu)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