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点点

Every dog has its day.

韩张•法律范围之内

和张新杰结婚五年后的霸图扛把子韩文清,偶尔会十分懒散。
“……新杰,帮我拿瓶苏打水。”韩文清瘫在沙发上,看着CBA。
“嗯?好啊。以后都让我拿吧,你老是不按顺序拿。”正在厨房的张新杰。
“好。”
过了一会。
“新杰,帮我拿张纸巾。”还是那个语气,还是那个韩文清。
“…好。”虽然很想说餐桌上就是纸巾,而且论最短距离你自己去拿更方便,但是张新杰捏捏小拳头,还是帮了。
又过了一会。
“新杰……篮球赛打完了。”韩文清皱皱眉。
然而正在厨房的张新杰根本看不到他在皱眉。作者写这个是完全没用的。凑字数的行为。
“所以?”
“帮我调个台?”
“……你为什么不找小可呢。”
“因为我更喜欢你啊。”
“……”张新杰沉默半晌,表示不吃你这一套。
“韩歆,韩小可,出来帮你爹调台。”
“诶!好!”
韩歆乐呵呵地跑出来。调了台。看了那堆韩队一眼,颇有不解。于是她走进厨房。
“妈妈,爸爸这个大懒虫,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忍他。我们可以不管他的,他自己也可以做好啊。”
“小可。人总是有懒惰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去体谅他,让他在这个时候得到充分的休息,何况……”
张新杰女王般扬起头:“在法律上,他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才上课十分钟,旁边的女孩就沉沉地睡着了。
脸庞白皙,睫毛乌黑浓密,合眼后眼眸的弧度弯的刚刚好。挺直而小巧的鼻梁,鼻翼轻轻翕动着,安宁,平稳,像是不舍得打扰主人的梦境。她的唇色很鲜明,像是熟透的草莓。唇瓣薄薄,大概味道也和草莓一般甜美。光滑的脸上几根发丝软软的卧在上面,衬的脸颊更加白皙,像温润清澈的羊脂玉。不知道梦到什么美丽的事情,嘴唇勾起一个可爱的弧度,脸颊也飞上了几分绯红像是傍晚天空中悠闲自在的几只绵绵的火烧云。她的头枕着自己的手臂,柔顺的黑色长发安静地伏在她的背上。
下午的阳光可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儿,从窗口调皮的望进来。光线浅淡,好似旧照片里的暖黄色灯光,柔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太阳大约是不舍得晒到这姑娘吧?可是又控制不住想去把她的美好留在心里。

倘若你不能改变这个社会,那你就先从改变自己开始

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地下室墓碑林中,有一块名扬世界的墓碑。

这只是一块很普通的墓碑,同周围那些质地上乘、做工优良的亨利三世到乔治二世等二十多位英国前国王墓碑,以及牛顿、达尔文、狄更斯等名人的墓碑比较起来,它显得微不足道。并且它是一块无名氏墓碑。

但每一个到过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的人,都会来拜谒这块普通的墓碑并被震撼。在这块墓碑上,刻着这样的一段话:

When I was young and 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I limits,Idreamed of changing the world.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As I grew older and wiser, I discovered the world would not change, so I shortened my sights somewhat and decided to change only my country. But it, too, seemed immovable.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As I grew into my twilight years, in one last desperate attempt, I settled for changing only my family, those closest to me, but alas, they would have none of it.

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And now, as I lie on my death bed, I suddenly realize: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If I had only changed myself first, then by example I would have changed my family.From their inspiration and encouragement, I would then have been able to better my country,and who knows, I may have even changed the world.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cr百度百科,小猿搜题

羽扇般乌黑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颤,剔透的泪珠就挣脱束缚般一颗接一颗落了下来。随即传来少女委屈的小猫似的断断续续的呜咽。
“你究竟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啊。”
耳边是她带着哭腔和浓重鼻音的控诉般的话语。

眼泪一红,眼眶掉了下来。

她甜甜地笑起来。那笑声是那么清脆,颊边酒窝都仿佛装不下,于是笑声一串一串在空气里肆意地铺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