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网红

今からは私しか可爱がらなく、私に宠爱し、私を骗す事が出来ない。承诺した事を必ず実行し、私に言う言叶を心から话す。私にばかにし、叱る事が出来ない。私に信じる。ある人は私にばかにする场合、 第一时间で颜を出して助かる。私は心が晴れる场合、彼方も同じように心が晴れる。私は心が晴れない场合、私をなだめる必要。私は一番绮丽な人だと永远に认める。梦でも私に会って、彼方の心に私しかいません。以上だ。“

包天……?

城东的大别墅里面有两个小混混。这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
这两个小伙子从混混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完全不合格的。
他们有车有房,靠收房租月入过万,虽然没有妹妹,但他们有彼此啊。
他们是。
黄少天和包子。
一天黄少天正在网吧噼里啪啦打着键盘玩消消乐,忽然即物起兴。呼啦一下扭转头对吸着麦当劳可乐的包子说:
“苞苞,我们去打劫吧!”
包荣兴这就纳闷儿了,这人咋个老这咋咋呼呼样儿呢。于是非常的不解,咬了口塑料吸管问:
“你叫我啥?”
黄少天脸上兴奋之色不减:
“苞苞啊。我们去打劫吧!”
包子:“你这个想法很大胆啊。……什么时候?”
黄少天抓起键盘挡在脸上:“就现在! l feel very nice!”
包子抓起可乐就要往垃圾桶里丢,说:“我现在就去准备!”
临出发前,包子想了想,还是喝了最后一大口可乐,才把可乐丢进垃圾桶。
黄少天:“……”我觉得我们的打劫可能会失败诶。
——分割线——
夜晚。
黄少天正举着键盘暗中观察。忽然身边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不好,远古光明剑要出世了。光明剑乃光明神的佩剑,以光明为名 是以剑风带着极纯光明之气。此番神剑出世,必会有一番血雨腥风,吾辈作为守护江湖之人,理应出手将神剑收入囊中。
正在乱想了,白影来到了他身边。黄少定睛一看,哇,一个白脸人!
“呔!何方人士!”
“肉馅菜包一个!”
“肉馅你还菜包,看给你6的。话说你这脸上啥玩意啊包子。”
“面膜啊。白皙肌肤,对抗痘痘,改善黑头,抗油补水。我们一定可以成功的!”
“……我忽然有些累,你吓到了我身体左侧,体表位置大约在胸骨左侧第二肋骨至第五肋骨间,将手至于左侧锁骨中线(经过锁骨中点的垂直线)与第五肋间的交点处,那颗幼小的心灵。”

从前,在蓝色森林的小村庄里,有一位金色短发的骑士。
金发骑士善良,随和,帅气。活力十足,像金毛的狮子;眼眸那么流光溢彩,像是秋季丰收的小麦;身上的味道像香草一样甜美清香,见过他的人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但是唯一的小缺点就是不太安静。他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有时候还小声唱着奇怪旋律的歌。他是教廷派来的,派来守护这个祥和的小村庄——用他的冰雨。
有一天,森林来了位不怎么受欢迎的客人:一位蓝发的青年巫师。长相清秀,说话很有教养,笑起来就像蓝莓馅饼一样亲切温柔。可惜他是个巫师,一个遭人嫌弃的巫师,否则他一定可以吸引无数少女。然而此刻他双手浸满鲜血,背后还拖着一只雪白的……鸡。
小村的村民吃了一吓,喳喳地找来金发骑士,要他结果了这个长的好看的巫妖。骑士应召而来,让村民退下后,骑士和巫师打了一架。污师最终不敌,被金发骑士敲了下后颈扑(jie)到了森林柔软的青苔上。然后被骑士毫不费力抱起来带回了家。
小镇又恢复了宁静。
巫师是在骑士的小木屋里柔软的床上醒过来的,浑身无力低头一看,伤口被认认真真包扎好了。彼时骑士正在做饭,诱人的土豆香味和培根鸡肉汤的浓香混合在一起。
巫师的心微微一动。
“Excuse me……what's your name?”
“Ugh!My name is……umm,maybe it is a little long……”
“l don't care!”
“Nice.So my name is黄•璃莹殇·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Q·安塔利亚·伤梦薰魅·海瑟薇·蔷薇玫瑰泪·羽灵·邪儿·凡多姆海威恩·夏影·琉璃舞·雅·蕾玥瑷雅·曦梦月·玥蓝·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凝羽冰蓝璃·泪伊如冰缈娅泪落冰花紫蝶梦珠·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琉璃爱梦莲泪·冰雪殇璃陌梦·爱樱沫渺·落璃琴依语·千梦然丝伤·可薇·茉殇黎·幽幻紫银·泪如韵影倾乐兰慕·冰雪殇璃陌梦·凝羽冰蓝璃·泪伊如琉璃爱梦莲泪·冰雅泪落冰紫蝶梦·殇心樱语冰凌伊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墨阳云筱残·雪莲茉·伊文思·蕊夏清·碎墨音·芊乐梦黛怡·墨丽莎·梦灵苏魅香·紫蓝幽幻倾城萌美迷离·茉莉白嫩爱凤风魑·殇泪花如霜梦兰·萝莉心梦妖丽百千艳·瑰百合香珠合梦喃·泪伤梦雅爱之瑰·墨艳黎幻殇雪倩梦·情娜血清恋沫幽弥千月绯心丝梦灵蓝千月筱雪殇·希羽岚梦心殇雨樱琉璃舞韵倾雅·蕾玥瑷雅芸茜殇樱雪梦·曦魂梦月澪瑷琪欣泪·咝玥蓝·岚樱殇紫乐蝶雨·苏丽落雅馨瑷魅·音蕾琦洛凤之幽·蠫赬飖·风璃殇·颜鸢璃沫血伤·月冰灵希洛梦·玖兮恋琴爱·雨烟雪殇萌呗·血叶洛莉兰·安吉拉·姆斯基·柔月兰·美惠可薇安朵·兰殇月·梦茹妙可铃·云裳月舞纱·莉可朵·塲殇雪颖泪蝶·影梦雅兰··雪乖冰·娥爱寂翼巧·丝哀琪·俏莉娅·梦茹莎·樱冰泪蝶喃凤涅盘·璃殇玖璃梦·沫辰芝兰琴艾柒·安娜·黛丝·艾曼妲·眉纱御寇·安妮·苏丽·莉莉丝·艾米丽·菲奥娜·格格利亚·萨曼塔·温蒂·兰尼·丽塔吉娜·少天.”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也如影随形。

大家好,我是老师。作为龙套出现,所以没有名字,只是老师。现任职于荣耀附中国际部。
今天要教小朋友们学习白居易的《江南逢李龟年》。
“上课。”
“起立。老师好——”
“老师好——”
“这节课是语文课,我们来学习一首诗。”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
才念了一句,我就听到有什么不和谐的声音。
“孙同学,请告诉我你刚刚念的是什么。”
孙翔狂霸酷炫拽地甩着那头个性十足翔黄色的发,踢着凳子站起来,眼里一派‘我是天才快臣服于我!’的神色。
“请念一下你刚刚读的那首古诗。”
“岐王宅里寻,寻……寻短见!?”
“……孙翔????”

兴欣某五人在荣耀里愉快的进行开养鸡场活动。
“走在路上看见的都是菜鸡互啄。”忧郁小猫猫忧郁地说。
风梳烟沐托腮微笑。
方锐开的是个别人的号,神枪手,叫人可貌相。
人可貌相:“这姑娘是我的粉诶。”并且为了掩盖强行说别人是自己的粉的事实而装作非常高兴的手舞足蹈(buni
“那你脸上有城墙。”彼时还是君莫笑的忧郁小猫猫•修在聊天框上鄙视他。
“……那您真是人如其脸不忍直视。”
“啊,小声点你,韩文清走过来了。”
“∑?!?……叶修你个大屁眼子!我对你无话可讲。”
逐烟霞:“……你们被禁言了。”
其实这五个伪•鸡场主人出来是为了抢个野图boss的,但这boss出的材料不是很稀有,于是五人就边走边聊俨然唐僧师徒,最后还迷路了,所以速度就越来越慢。
“嗨。对面有妹子吗。”忽然对面走出来几只菜鸡,他们中一个盗贼头上冒出个文字泡。
忧郁小猫猫:“有。”
风梳烟沐:“……”
逐烟霞:“……”
昧光:“……”
人可貌相:“……”
人可貌相:“我们这一队都是女孩子啊。几位哥哥是想要干什么呢?”
盗贼一看五妹子,非常的激动啊:“有人要我们拦着你们,不过我觉得拦着女孩子未免太不好了,不如我带你们去练级?”
忧郁小猫猫:“好啊,不过我们想看一下那个boss长什么样子呢……”
风梳烟沐:“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野图boss,好想看一看啊。”
线下的逐烟霞惊骇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叶修,嘴角上扬的方锐和极力忍笑的苏沐橙,随后她和同样怀疑人生的罗辑对上了眼睛。
……啊,这个美好自然的世界果然还是有正常人。
盗贼:“好啊,请往这边走……”
逐烟霞真的不忍心伤害这个天真的孩子……
走啊走啊走,走啊走啊走,野图boss那高冷巍峨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只看见它正立在峡谷里,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山头上,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盗贼停了下来,非常有绅士风度的跟那“一队妹子”说:“好了,让我们停下来吧,这儿就是安全距离……啊!”
倒在地上。
忧郁小猫猫保持最后的优雅:“谢谢。但你被骗了。”
人可貌相:“抱歉了哟o(≧v≦)o”
陈果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只见盗贼的尸体上留下最后一行遗言:
“哇,这社会是真的险恶。”
……
最后忧郁小猫猫被这盗贼加了好友,备注是【社会我猫姐】

伞修橙•栀子花开(2

过了几日,又过了几日。
两盆儿伪•咖啡豆和伪•栀子花肩并肩脸贴脸开的越发葱绿。再加上每天汲取了足够的水分,叶子饱满,花苞儿也一个接一个的探出了头。
……唯一有点奇怪的是,苏沐橙的咖啡豆也探出了苞苞。
一心等着喝咖啡的苏沐橙:“……嘤嘤嘤qaq我的咖啡啡不会背叛我的……咖啡啡它只是里面睡了一个小精灵……撑,撑大了,而已……”
夏日炎热,蝉鸣降低了人声,却偏心的,让蝉们清越的叫声穿透繁华的H市,穿透那一股股热浪,带来一丝润凉的清风。
“我回来了。”苏沐秋带着一身疲惫,向往常一样推开了家门。
“沐秋,回来啦。”叶修正和苏沐橙下简单刺激的飞行棋,听到声音,挑挑眉。
“哥哥!欢迎回来!”苏沐橙元气满满的呼唤是苏沐秋一天的期待。啊……妹妹好可爱怎么办!
“今天浇水了吗?”
苏沐秋很在意那两盆花的,所以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揉揉苏沐橙的头——再在戳戳叶修的脸——最后看看它们。
花:“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浇……咦,没有诶。叶修哥浇了没?”
“我啊,我当然……也没有了。”
“啊喂不要刻意拉长!我还以为你有呢!”
“那我浇吧,你俩接着玩。”苏沐秋在厨房里洗了洗手,顺带拿起了水壶。给花们喂足了水,正准备转身的时候,一抹白就那样
猝不及防的跃入了他的眼帘。栀子花开了。花瓣是那样纯白,花蕊又是那么碧绿,鲜活,充满了生命力。让身经百战的苏沐秋看愣了,瞪大眼睛注视着它。
“作咩呀?食饭了。”叶修已经和苏沐橙坐到椅子上,拿好筷子准备吃饭了。看着苏沐秋跟小儿麻痹一样在那呵呵呼呼,不由出声催促。然后打心底儿嫌弃。
“哎,来了。”苏沐秋眨眨眼,装作没事儿一样坐下来吃饭。
苏沐秋想法1——可以给阿修一个惊喜了呢。
苏沐秋想法2——沐沐,哥哥会帮你洗碗的……
夜晚,蝉鸣依旧不止。苏沐橙在另一个房间睡的香香甜甜的。
和苏沐秋一个房间的叶修:“yoyoyo嗨起来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苏沐秋:“mdzz”
“阿修。”
“作咩。”
“你不要转过来。”
“嗯。”
叶修从善如流,安静的合上眼睛。
人一旦合上眼睛,其他的四感就会格外灵敏。叶修感觉到有个温热的身子靠在背后,沐浴乳的香气幽幽的传过来。
少年纤薄的胸膛靠着他的背,少年高挑的脖颈贴着他的肩,少年滑嫩的脸庞贴着他的脖,少年温热的鼻息喷吐在他耳垂上。
叶修觉得有股暧昧奇妙的悸动。鼻尖仿佛弥漫着一股醉人的清香。而且不是沐浴乳。
……不是沐浴乳,那难道是……苏沐秋的体香???
“是,什么?”忍不住出声发问。叶修坚信苏沐秋不可能拥有体香。绝对坚信。
“锵锵!你可以睁开眼睛了!”苏沐秋一脸欣喜贴在他背后,把花举到他鼻子前,“香不香?香不香??香死了!!”
“嗯,是很香。”叶修把那朵洁白的花儿拿过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诶,给它点水……”苏沐秋就有些急,伸手去够那个花。
花:“宝宝好欣慰。”
“乖,现在先不要管它。”叶修的声音多了几分夏日的燥热难耐。“你先管管我。”
苏沐秋一懵,随后又是一缓。他温柔地笑着,把叶修的头转到自己的方向,迫不及待的对准人红润饱满的唇瓣吻了上去。
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第二天,苏沐橙也有了个新发现。
她的小咖啡豆里,长出了红艳艳,精神满满的小辣椒。
而叶修哥的白皙脖颈上,不知道为何,也长满了绯红的“小辣椒”。

抓娃娃,因其娃娃的可爱外表,撩妹装x的必备技能以及较低的成功率,风靡世界。
“秋瞳!”
“怎么啦”
“我在商场!”
“这儿有娃娃机!!”
“哇!”
“娃娃很可爱,你喜欢吗?”
“[图片]”
“好可爱——!在哪里?”
“我们上次一起去的那里,嗯买内衣的那里”
“来啦~”
黑发的英气少女靠在灯光绚烂琳琅的娃娃机旁,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身上的纯黑夹克搭配着几个银色的环饰,白色T-shirt,牛仔长裤更衬本人气质,搭配很精心。她很安静的在那儿,低头看着手机,眉目温和明朗,手指纤长白皙与几个小时前在家里精挑细选的黑夹克形成鲜明的对比。就是等着的这一小会,她手里已经积攒了几个模样可爱的猫咪玩偶,。
等着等着,孙璟眯着眼笑起来。秋瞳一定会开心吧,她笑起来真的好可爱啊。
“嘿嘿,猜猜我是谁?”眼睛忽然被人捂住。不用猜一定是秋瞳。
“噗哈哈哈踮着脚不累吗?”孙璟回身把手里软软的娃娃摁在她脸上顺便挣脱了人的束缚,哦当然还是刻意放软了几分力气的,她可不舍得让秋瞳有一点点的不舒服。
“噢你竟然敢……诶?你已经抓到啦!好厉害……我还没有抓到过呢”浅黄色头发的少女笑起来就像阳光一样明媚可爱,柔和的五官无论怎么看都精致到不行,小巧的唇瓣像樱花一样颜色美好,随便一弯都是一个仿佛可以融化人心的清甜笑容。
“让我教你……”终于找到机会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示自己,孙璟搓搓掌心跃跃欲试。硬币在手上最后亲吻了一下她的指尖,滚进了娃娃机。音乐响起,合金的爪子与柔软的棉絮深陷又抽离……很好,完全没有抓到。
“噗哈哈哈哈哈哈看我的!”
两个少女占领了两个娃娃机,愉悦的笑声像风铃,清脆,纯粹,在商场喧闹的氛围里悄悄咪咪扩散开来。

魏琛觉得自己遭受了暗杀,算是尝试了一把韩文清早年混社会的生活。
主要表现为被一只大蛾子寻仇,瞄准他帅气的脸就是一顿狂亲。魏琛发出张新杰奶死了大漠孤烟般痛不欲生如丧考妣的尖叫。最后蛾子作为俘虏被囚禁在叶修的烟盒里。嗯,非常期待它接下来的表现……

伞修橙•栀子花开(1

“阿,阿修……你好快……啊……哈啊…嗯……呜啊不行了……快到了!”
“啊啊……沐秋……嗯……我也,我也不行了……受不了了……腰好酸……嗯唔……”
……
狭小的楼梯间里空气一度凝固。
“……阿修。”
“诶。”
“就拎个花盆,谁先开始叫的。”
“我不知道啊。反正不是我。”
“我只是说了句你怎么走的那么快,等等我……”
“噗哈哈。可能是本性作祟,你说出来显得特别受。”
“去去去。”
苏沐秋擦擦额角的薄汗,不屑再和叶修拌嘴。他俩接到苏沐橙江湖救急的电话,还以为小姑娘没带钱就跑出去——苏沐橙在电话里特别声明了要带钱包——不料楼下面对他们的是两棵放在花丛里都不能一眼找出来的那种纯绿叶植物。不过他俩总算还是猜对了一半,真相是苏沐橙听说有栀子花卖,就心像小猫抓,头脑一热买了一盆咖啡树一盆栀子花。然后叫他俩下来抱上去。
两人看见卖花老农张佳乐那憨厚朴实,风吹日晒沧桑无比宛如一个偷渡的非洲人的面容,不禁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
不大的家里一枝独秀的风扇吱呀吱呀转,泡沫垫上瘫软的两人正日常互喷以发泄炎热。
“怒洗三天碗以反抗苏女皇的暴政!”叶修给自己扇了扇风,随口一句怨言。
“好的。我没意见。”苏沐秋乐见其成。
“……呃哦,我的意思是让苏女皇洗三天碗。”
“呵呵阿修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
“此话怎讲?在场除了我这个被害人没有人类了好吗?小猪不算人类。”
“去。人证有我,”苏沐秋拍拍自己胸膛:“物证有它。我可爱的咖啡树。”又轻轻摸摸怀里花盆。
“可你怀里的是栀子花。咖啡树是我这边的,它不会跟你同流合污。”叶修抬眼瞅瞅苏沐秋怀里的绿植(其实顺眼还看看人的锁骨,当然这个不能告诉苏沐秋),又瞥瞥自己怀里的绿植,深觉并无不同。
“你又不是咖啡树,你怎么知道咖啡树不会站在正义这边?”
“那我怀里的就是栀子花。”
“你到底是怎么分辨出来的?说说。”
“我没认出来啊。”
“……你到底是怎么这么不要脸的,说说。”
“啧,此乃哥家族遗传。”
苏沐秋回以一个尴尬的哂笑:“不,很明显是基因变异。”
(吱呀呀呀呀……)
“……两位年少有为的兄长们,早。”苏沐橙小心翼翼的推开门。
“沐橙你这个小坏坏。”苏沐秋叹口气。“这两盆哪个是咖啡树,哪个是栀子花?”
“栀,栀子花旁边的是咖啡树,咖啡树旁边就是……”苏沐橙惊讶的发现女大不由娘,连她也认不出。
“那就分开养。赌错的那个洗三天碗。”叶修在旁边伸出一只修长颇为好看的手强势插入兄妹俩的谈话。
“好啊,那我要这个!”苏沐橙逃脱了洗碗魔咒,笑眯眯地拿白皙的手指点点一株盆栽的葱茏绿叶,“这是我的小咖啡豆。”
“那么哥这个就是栀子花了。”叶修无所谓,运气这种事情他向来好的很。
苏沐秋瞄眼妹妹,瞄眼挚友,决心把心放在学习上。

韩张•法律范围之内

和张新杰结婚五年后的霸图扛把子韩文清,偶尔会十分懒散。
“……新杰,帮我拿瓶苏打水。”韩文清瘫在沙发上,看着CBA。
“嗯?好啊。以后都让我拿吧,你老是不按顺序拿。”正在厨房的张新杰。
“好。”
过了一会。
“新杰,帮我拿张纸巾。”还是那个语气,还是那个韩文清。
“…好。”虽然很想说餐桌上就是纸巾,而且论最短距离你自己去拿更方便,但是张新杰捏捏小拳头,还是帮了。
又过了一会。
“新杰……篮球赛打完了。”韩文清皱皱眉。
然而正在厨房的张新杰根本看不到他在皱眉。作者写这个是完全没用的。凑字数的行为。
“所以?”
“帮我调个台?”
“……你为什么不找小可呢。”
“因为我更喜欢你啊。”
“……”张新杰沉默半晌,表示不吃你这一套。
“韩歆,韩小可,出来帮你爹调台。”
“诶!好!”
韩歆乐呵呵地跑出来。调了台。看了那堆韩队一眼,颇有不解。于是她走进厨房。
“妈妈,爸爸这个大懒虫,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忍他。我们可以不管他的,他自己也可以做好啊。”
“小可。人总是有懒惰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去体谅他,让他在这个时候得到充分的休息,何况……”
张新杰女王般扬起头:“在法律上,他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
有图有真相。我可能进了黑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