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峦瓜子

今天是10个呢……

伞修橙•栀子花开(2

过了几日,又过了几日。
两盆儿伪•咖啡豆和伪•栀子花肩并肩脸贴脸开的越发葱绿。再加上每天汲取了足够的水分,叶子饱满,花苞儿也一个接一个的探出了头。
……唯一有点奇怪的是,苏沐橙的咖啡豆也探出了苞苞。
一心等着喝咖啡的苏沐橙:“……嘤嘤嘤qaq我的咖啡啡不会背叛我的……咖啡啡它只是里面睡了一个小精灵……撑,撑大了,而已……”
夏日炎热,蝉鸣降低了人声,却偏心的,让蝉们清越的叫声穿透繁华的H市,穿透那一股股热浪,带来一丝润凉的清风。
“我回来了。”苏沐秋带着一身疲惫,向往常一样推开了家门。
“沐秋,回来啦。”叶修正和苏沐橙下简单刺激的飞行棋,听到声音,挑挑眉。
“哥哥!欢迎回来!”苏沐橙元气满满的呼唤是苏沐秋一天的期待。啊……妹妹好可爱怎么办!
“今天浇水了吗?”
苏沐秋很在意那两盆花的,所以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揉揉苏沐橙的头——再在戳戳叶修的脸——最后看看它们。
花:“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浇……咦,没有诶。叶修哥浇了没?”
“我啊,我当然……也没有了。”
“啊喂不要刻意拉长!我还以为你有呢!”
“那我浇吧,你俩接着玩。”苏沐秋在厨房里洗了洗手,顺带拿起了水壶。给花们喂足了水,正准备转身的时候,一抹白就那样
猝不及防的跃入了他的眼帘。栀子花开了。花瓣是那样纯白,花蕊又是那么碧绿,鲜活,充满了生命力。让身经百战的苏沐秋看愣了,瞪大眼睛注视着它。
“作咩呀?食饭了。”叶修已经和苏沐橙坐到椅子上,拿好筷子准备吃饭了。看着苏沐秋跟小儿麻痹一样在那呵呵呼呼,不由出声催促。然后打心底儿嫌弃。
“哎,来了。”苏沐秋眨眨眼,装作没事儿一样坐下来吃饭。
苏沐秋想法1——可以给阿修一个惊喜了呢。
苏沐秋想法2——沐沐,哥哥会帮你洗碗的……
夜晚,蝉鸣依旧不止。苏沐橙在另一个房间睡的香香甜甜的。
和苏沐秋一个房间的叶修:“yoyoyo嗨起来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苏沐秋:“mdzz”
“阿修。”
“作咩。”
“你不要转过来。”
“嗯。”
叶修从善如流,安静的合上眼睛。
人一旦合上眼睛,其他的四感就会格外灵敏。叶修感觉到有个温热的身子靠在背后,沐浴乳的香气幽幽的传过来。
少年纤薄的胸膛靠着他的背,少年高挑的脖颈贴着他的肩,少年滑嫩的脸庞贴着他的脖,少年温热的鼻息喷吐在他耳垂上。
叶修觉得有股暧昧奇妙的悸动。鼻尖仿佛弥漫着一股醉人的清香。而且不是沐浴乳。
……不是沐浴乳,那难道是……苏沐秋的体香???
“是,什么?”忍不住出声发问。叶修坚信苏沐秋不可能拥有体香。绝对坚信。
“锵锵!你可以睁开眼睛了!”苏沐秋一脸欣喜贴在他背后,把花举到他鼻子前,“香不香?香不香??香死了!!”
“嗯,是很香。”叶修把那朵洁白的花儿拿过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诶,给它点水……”苏沐秋就有些急,伸手去够那个花。
花:“宝宝好欣慰。”
“乖,现在先不要管它。”叶修的声音多了几分夏日的燥热难耐。“你先管管我。”
苏沐秋一懵,随后又是一缓。他温柔地笑着,把叶修的头转到自己的方向,迫不及待的对准人红润饱满的唇瓣吻了上去。
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第二天,苏沐橙也有了个新发现。
她的小咖啡豆里,长出了红艳艳,精神满满的小辣椒。
而叶修哥的白皙脖颈上,不知道为何,也长满了绯红的“小辣椒”。

抓娃娃,因其娃娃的可爱外表,撩妹装x的必备技能以及较低的成功率,风靡世界。
“秋瞳!”
“怎么啦”
“我在商场!”
“这儿有娃娃机!!”
“哇!”
“娃娃很可爱,你喜欢吗?”
“[图片]”
“好可爱——!在哪里?”
“我们上次一起去的那里,嗯买内衣的那里”
“来啦~”
黑发的英气少女靠在灯光绚烂琳琅的娃娃机旁,似乎在等着什么人。身上的纯黑夹克搭配着几个银色的环饰,白色T-shirt,牛仔长裤更衬本人气质,搭配很精心。她很安静的在那儿,低头看着手机,眉目温和明朗,手指纤长白皙与几个小时前在家里精挑细选的黑夹克形成鲜明的对比。就是等着的这一小会,她手里已经积攒了几个模样可爱的猫咪玩偶,。
等着等着,孙璟眯着眼笑起来。秋瞳一定会开心吧,她笑起来真的好可爱啊。
“嘿嘿,猜猜我是谁?”眼睛忽然被人捂住。不用猜一定是秋瞳。
“噗哈哈哈踮着脚不累吗?”孙璟回身把手里软软的娃娃摁在她脸上顺便挣脱了人的束缚,哦当然还是刻意放软了几分力气的,她可不舍得让秋瞳有一点点的不舒服。
“噢你竟然敢……诶?你已经抓到啦!好厉害……我还没有抓到过呢”浅黄色头发的少女笑起来就像阳光一样明媚可爱,柔和的五官无论怎么看都精致到不行,小巧的唇瓣像樱花一样颜色美好,随便一弯都是一个仿佛可以融化人心的清甜笑容。
“让我教你……”终于找到机会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示自己,孙璟搓搓掌心跃跃欲试。硬币在手上最后亲吻了一下她的指尖,滚进了娃娃机。音乐响起,合金的爪子与柔软的棉絮深陷又抽离……很好,完全没有抓到。
“噗哈哈哈哈哈哈看我的!”
两个少女占领了两个娃娃机,愉悦的笑声像风铃,清脆,纯粹,在商场喧闹的氛围里悄悄咪咪扩散开来。

魏琛觉得自己遭受了暗杀,算是尝试了一把韩文清早年混社会的生活。
主要表现为被一只大蛾子寻仇,瞄准他帅气的脸就是一顿狂亲。魏琛发出张新杰奶死了大漠孤烟般痛不欲生如丧考妣的尖叫。最后蛾子作为俘虏被囚禁在叶修的烟盒里。嗯,非常期待它接下来的表现……

伞修橙•栀子花开(1

“阿,阿修……你好快……啊……哈啊…嗯……呜啊不行了……快到了!”
“啊啊……沐秋……嗯……我也,我也不行了……受不了了……腰好酸……嗯唔……”
……
狭小的楼梯间里空气一度凝固。
“……阿修。”
“诶。”
“就拎个花盆,谁先开始叫的。”
“我不知道啊。反正不是我。”
“我只是说了句你怎么走的那么快,等等我……”
“噗哈哈。可能是本性作祟,你说出来显得特别受。”
“去去去。”
苏沐秋擦擦额角的薄汗,不屑再和叶修拌嘴。他俩接到苏沐橙江湖救急的电话,还以为小姑娘没带钱就跑出去——苏沐橙在电话里特别声明了要带钱包——不料楼下面对他们的是两棵放在花丛里都不能一眼找出来的那种纯绿叶植物。不过他俩总算还是猜对了一半,真相是苏沐橙听说有栀子花卖,就心像小猫抓,头脑一热买了一盆咖啡树一盆栀子花。然后叫他俩下来抱上去。
两人看见卖花老农张佳乐那憨厚朴实,风吹日晒沧桑无比宛如一个偷渡的非洲人的面容,不禁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
不大的家里一枝独秀的风扇吱呀吱呀转,泡沫垫上瘫软的两人正日常互喷以发泄炎热。
“怒洗三天碗以反抗苏女皇的暴政!”叶修给自己扇了扇风,随口一句怨言。
“好的。我没意见。”苏沐秋乐见其成。
“……呃哦,我的意思是让苏女皇洗三天碗。”
“呵呵阿修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想抵赖?”
“此话怎讲?在场除了我这个被害人没有人类了好吗?小猪不算人类。”
“去。人证有我,”苏沐秋拍拍自己胸膛:“物证有它。我可爱的咖啡树。”又轻轻摸摸怀里花盆。
“可你怀里的是栀子花。咖啡树是我这边的,它不会跟你同流合污。”叶修抬眼瞅瞅苏沐秋怀里的绿植(其实顺眼还看看人的锁骨,当然这个不能告诉苏沐秋),又瞥瞥自己怀里的绿植,深觉并无不同。
“你又不是咖啡树,你怎么知道咖啡树不会站在正义这边?”
“那我怀里的就是栀子花。”
“你到底是怎么分辨出来的?说说。”
“我没认出来啊。”
“……你到底是怎么这么不要脸的,说说。”
“啧,此乃哥家族遗传。”
苏沐秋回以一个尴尬的哂笑:“不,很明显是基因变异。”
(吱呀呀呀呀……)
“……两位年少有为的兄长们,早。”苏沐橙小心翼翼的推开门。
“沐橙你这个小坏坏。”苏沐秋叹口气。“这两盆哪个是咖啡树,哪个是栀子花?”
“栀,栀子花旁边的是咖啡树,咖啡树旁边就是……”苏沐橙惊讶的发现女大不由娘,连她也认不出。
“那就分开养。赌错的那个洗三天碗。”叶修在旁边伸出一只修长颇为好看的手强势插入兄妹俩的谈话。
“好啊,那我要这个!”苏沐橙逃脱了洗碗魔咒,笑眯眯地拿白皙的手指点点一株盆栽的葱茏绿叶,“这是我的小咖啡豆。”
“那么哥这个就是栀子花了。”叶修无所谓,运气这种事情他向来好的很。
苏沐秋瞄眼妹妹,瞄眼挚友,决心把心放在学习上。

韩张•法律范围之内

和张新杰结婚五年后的霸图扛把子韩文清,偶尔会十分懒散。
“……新杰,帮我拿瓶苏打水。”韩文清瘫在沙发上,看着CBA。
“嗯?好啊。以后都让我拿吧,你老是不按顺序拿。”正在厨房的张新杰。
“好。”
过了一会。
“新杰,帮我拿张纸巾。”还是那个语气,还是那个韩文清。
“…好。”虽然很想说餐桌上就是纸巾,而且论最短距离你自己去拿更方便,但是张新杰捏捏小拳头,还是帮了。
又过了一会。
“新杰……篮球赛打完了。”韩文清皱皱眉。
然而正在厨房的张新杰根本看不到他在皱眉。作者写这个是完全没用的。凑字数的行为。
“所以?”
“帮我调个台?”
“……你为什么不找小可呢。”
“因为我更喜欢你啊。”
“……”张新杰沉默半晌,表示不吃你这一套。
“韩歆,韩小可,出来帮你爹调台。”
“诶!好!”
韩歆乐呵呵地跑出来。调了台。看了那堆韩队一眼,颇有不解。于是她走进厨房。
“妈妈,爸爸这个大懒虫,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忍他。我们可以不管他的,他自己也可以做好啊。”
“小可。人总是有懒惰的时候,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去体谅他,让他在这个时候得到充分的休息,何况……”
张新杰女王般扬起头:“在法律上,他属于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
有图有真相。我可能进了黑店。

喻家的祠堂已经存在很多年了,除了祖上某位有孝心子孙的修葺之外,近几代未曾再添砖加瓦。三九天,寒风瑟瑟,老旧的门板几乎抵挡不住,被寒风吹的来回转动,就像个与之年龄相当的老人,正在沙哑痛苦的呻吟。
祠堂内只有一盆快燃尽的炭温度与外面相差无几。只着单衣的青年面色却无波无澜,脊背挺直,正在安静的抄书。手指修长干净如同透水白的独山玉。手腕握的中规中矩,指间的紫毫笔尖如锥书写着工整流畅的瘦金,除了蘸墨几乎没有停下过。旁边累积的纸张已有小半指的厚度,但看他这情形,似乎还远远不足。
——吱呀……咵擦!
半扇木门再也支持不住,轰然倒塌,另一扇虽然咬牙坚持,不过看样子也挺不了多久。寒风就像奔腾的田园犬,争先恐后占领了这空旷偌大的祠堂。青年皱了皱眉,低头瞥了眼这紫毫,又瞥了眼旁边朱红的澄泥砚……虽然没有结冰,但是墨已经所剩不多了。
“……”叹了口气,青年终于停了笔。活动一下僵硬的手腕,
把已经冰冷到无甚知觉的手贴到脸颊上,撑着有些疼痛的头,看着炭盆里渺渺跳动的火舌,好像看见了少年时候内向的像个河豚的自己。
……魏……不,兄长。
……你还记得这支紫毫,吗。
当年他师从兄长,兄长并不很重视他。……罢,那时候的他,确乎无什优点。某日皇室围猎,他和兄长——不,准确说是兄长一人——调戏当时的长公主沐秋,被那位公主召来的禁军统领追杀至浩无人眼的老林里。他们迷路了,人家却挥挥手潇洒嘲讽的走了出去。
“我屮艸芔茻!!别让老子逮着你你这龟孙!!!”
兄长跳脚大骂。
冷静下来后,他俩开始慢慢寻路出山。兄长性格豪放,晚上休息敢大咧咧搂着他睡……呃,此处不应接着回忆。
那日他们猎到一只皮毛紫灰的老山兔。众所周知老山兔肉质干老如同木屑,他本想放它安享晚年,谁知兄长一脸凝重,几番斗法终是让这老家伙见了佛祖。回家之后问起原因,兄长却笑眯眯地拿出一支锋颖尖锐,毛杆直顺的紫毫。他素喜文,对琴棋书画诗酒都有涉猎,见到此笔简直走不动路。兄长摸摸他的头,将此笔赠给了他。
后来……
后来啊,兄长就自愿去边疆了。谁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都说他死在边疆了。
才不信……
兄长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
说不定呢……
……兄长,我想你。
……
忽然一声巨响,另一扇门哐的打开。有人带着一身外面的鹅毛大雪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见到他,赶忙拥住,像拥着珍贵的宝贝。
“喻文州你这傻了吧唧玩意儿要不要命?!老子才离开几年不在你就给我把自己整成这破样子!!大冷天三更半夜整这犄角旮沓鬼地方抄什么家训!!!今天我要是没有及时过来你就殁这儿了你晓得不?!!点头??点头有个卵用!!!你晓得个鬼啊!!!这么让人不省心的!你几岁啊!还是黄口小儿不会照顾自己是吧!!!”
“……魏……琛……”喻文州不敢置信,恐是心内幻象,开口唤他名字。不料声音沙哑无比,完全不似平日。
“咋的了,想起来我不。”
“……嗯。我头痛。”
魏琛心道不好,这痴人把自己整出毛病了。大手伸到人额头上一摸,触手滚烫。又看人呼吸微弱,这可真真的吃了一吓。
“喻……文州,你在发热!”
“……知晓了。扶我回房。”
“何处?”
“出门左,西南方向二十步。”
“好呢。走着。”
无力靠在人肩上的喻文州正待人搀自己,未想整个人被悬空抱起,揽在魏琛坚实的臂弯里。
“……魏琛?……放我下去。”
“乖,躺着。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end.

才上课十分钟,旁边的女孩就沉沉地睡着了。
脸庞白皙,睫毛乌黑浓密,合眼后眼眸的弧度弯的刚刚好。挺直而小巧的鼻梁,鼻翼轻轻翕动着,安宁,平稳,像是不舍得打扰主人的梦境。她的唇色很鲜明,像是熟透的草莓。唇瓣薄薄,大概味道也和草莓一般甜美。光滑的脸上几根发丝软软的卧在上面,衬的脸颊更加白皙,像温润清澈的羊脂玉。不知道梦到什么美丽的事情,嘴唇勾起一个可爱的弧度,脸颊也飞上了几分绯红像是傍晚天空中悠闲自在的几只绵绵的火烧云。她的头枕着自己的手臂,柔顺的黑色长发安静地伏在她的背上。
下午的阳光可能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儿,从窗口调皮的望进来。光线浅淡,好似旧照片里的暖黄色灯光,柔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太阳大约是不舍得晒到这姑娘吧?可是又控制不住想去把她的美好留在心里。

倘若你不能改变这个社会,那你就先从改变自己开始

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地下室墓碑林中,有一块名扬世界的墓碑。

这只是一块很普通的墓碑,同周围那些质地上乘、做工优良的亨利三世到乔治二世等二十多位英国前国王墓碑,以及牛顿、达尔文、狄更斯等名人的墓碑比较起来,它显得微不足道。并且它是一块无名氏墓碑。

但每一个到过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的人,都会来拜谒这块普通的墓碑并被震撼。在这块墓碑上,刻着这样的一段话:

When I was young and 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I limits,Idreamed of changing the world.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As I grew older and wiser, I discovered the world would not change, so I shortened my sights somewhat and decided to change only my country. But it, too, seemed immovable.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As I grew into my twilight years, in one last desperate attempt, I settled for changing only my family, those closest to me, but alas, they would have none of it.

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And now, as I lie on my death bed, I suddenly realize: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If I had only changed myself first, then by example I would have changed my family.From their inspiration and encouragement, I would then have been able to better my country,and who knows, I may have even changed the world.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cr百度百科,小猿搜题

羽扇般乌黑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颤,剔透的泪珠就挣脱束缚般一颗接一颗落了下来。随即传来少女委屈的小猫似的断断续续的呜咽。
“你究竟从我这里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啊。”
耳边是她带着哭腔和浓重鼻音的控诉般的话语。